新疆将停止对“僵尸企业”财政补贴

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书记张春贤6日在新疆经济工作会议上说,新疆2016年将坚决去产能、去库存、降成本,积极稳妥处置“僵尸企业”。

进入2016年以来,饱受产能过剩之苦的新疆做出了一系列部署,重拳出击,意在化解钢铁、水泥产能过剩。

张春贤说,今年经济发展仍然面临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,近期主要表现为“四降一升”,即经济增速下降、工业品价格下降、实体企业盈利下降、财政收入增幅下降、经济风险发生概率上升。

1月6日~7日,在新疆自治区党委经济工作会议上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说,新疆2016年将坚决去产能、去库存、降成本,积极稳妥处置“僵尸企业”;将坚决制止钢铁、水泥等行业新增产能,即使是先进产能也要严格控制;通过差别电价、环保节能政策等经济手段,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力度,该关的企业一定要关,不能手软。

他说,产能过剩、库存过高是“四降一升”突出问题的根子所在,这个问题不解决,所有企业都受影响,微观经济环境就难以改善,还会积累宏观经济风险。

在1月18日~19日召开的新疆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,自治区政协委员、新疆经信委党组书记、主任胡开江表示:“今年,将完成南疆钢铁企业的整合,实现与巴基斯坦产能合作取得突破,产品与国际工程‘捆绑’走出去;争取国家优惠政策,化解过剩产能300万吨,力争2016年钢铁产业同比增长持平,淘汰3~5家落后产能。”

张春贤说,目前新疆钢铁、水泥等行业存在程度不同的产能过剩,电力行业供大于需的矛盾也在显现。2016年新疆将坚决制止钢铁、水泥等行业新增产能,即使是先进产能也要严格控制。通过差别电价、环保节能政策等经济手段,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力度,该关的企业一定要关,不能手软。

据了解,在去产能、去库存、降成本,积极稳妥处置“僵尸企业”的问题上,新疆是与河北省、甘肃省、湖南省等一道,在全国率先发声的省级行政区。

他说,“僵尸企业”作为化解过剩产能的“牛鼻子”。新疆一方面要停止对“僵尸企业”的财政补贴和各种形式的保护。另一方面,要处理好处置“僵尸企业”和保持社会稳定的关系,最大限度做好职工安置工作,减少对社会的冲击。

今年将完成南疆钢铁企业的整合

随着电力市场供求形势发生的变化,新疆电力供需矛盾十分突出。新疆2016年将扩大疆电外送规模,开展跨省电力交易,扩大内地市场接纳份额。同时,新疆目前正在积极研究“电化新疆”实施方案,提高疆内电力消纳能力。

胡开江提到的南疆地区有3家大型钢铁企业———山东喀钢、八钢拜城和新兴钢铁。目前,南疆的钢材市场竞争激烈,几乎到了白热化的程度:各企业争市场、抢资源,开工率严重不足。南疆区域的钢材消费能力已经远小于钢材供给能力。2015年7月31日,八钢拜城钢铁宣布停产;随后,山东喀钢停产;新兴钢铁几乎也处于全面停产的状态。

张春贤还特别强调说,新疆不少过剩产能对周边国家是紧缺的、很需要的,把过剩产能“转出去”大有文章可做,要作为化解过剩产能的重要出路和战略性选择。

针对胡开江提出的钢铁企业整合的问题,专家建议,可在南疆和北疆地区分别组建两个大型钢铁集团,以互相平抑市场,稳定钢材市场价格。如果是组建大型钢铁集团,可以按照企业已有的实物资本出资进行联合,鼓励企业投入适量的现金入股,使新组建的钢铁公司能够运转起来,然后按照出股的比例组成董事会的方式来操作。

业内人士指出,如果新疆的钢铁产业能够向巴基斯坦转移,将对中巴经济走廊建设有很大的促进作用,合作共赢的潜力巨大。在这方面新疆有着天时地利的独特优势。中巴经济走廊北起新疆喀什,南至巴基斯坦境内的印度洋出海口瓜达尔港,总长约4000公里,涉及交通、能源、水利等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,主要包括公路、市政工程、机场、道路、桥梁、住房、工业厂房及医院等。这些项目的实施,必将拉动钢材消费。而巴基斯坦的钢产量和钢材产品质量偏低,与其国家建设需求之间存在差距,市场空间有待拓展。

胡开江表示,产能“走出去”,不仅符合我国实施的“一带一路”发展战略和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大局,而且也符合自治区党委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。

新疆表态:对“僵尸企业”不再容忍

近几年,新疆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在全国表现得比较突出,也一再成为全国各大媒体和专家学者关注的热点。目前,新疆已深陷产能过剩“泥潭”:由于产能利用率低,新疆钢材价格已成全国最低;当地企业经营状况不断恶化,效益远远低于国内钢企的平均水平,现金流紧绷,绝大部分企业已全线停产或者半停产……高库存、低价格、半停产,已经成为新疆钢企的无奈选择。

严峻的局面促使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痛下决心,在坚决遏止钢铁行业产能过剩、加大淘汰落后产能方面决不手软。这也是在去产能、去库存、降成本,积极稳妥处置“僵尸企业”的问题上,新疆迫切率先发声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张春贤指出,处置好“僵尸企业”是化解过剩产能的“牛鼻子”。新疆一方面要停止对“僵尸企业”的财政补贴和各种形式的保护;另一方面要处理好处置“僵尸企业”与保持社会稳定的关系,最大限度做好职工安置工作,减少对社会的冲击。他同时强调,新疆不少过剩产能对周边国家是紧缺的、很需要的,把这些产能“转出去”大有文章可做,要作为化解过剩产能的重要出路和战略性选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